#Technology & Society

研究人员发明了一种不用触摸的触摸屏(no-touch touchscreen),这原本是为汽车内的触控屏而开发的,因为汽车时常颠簸,用户无法有效点击到目标区域。研究人员认为这也有助于应对疫情,因为不必触摸到实体屏幕,就避免了病毒传播。

《新媒介与创新思维》收录了 1945 年至 1998 年在新媒介领域第一次提出相关创新思想的代表论文或论著节选,作者大多都是科学界、传播界的大家,亦或是开创了某个学科的宗师,例如图灵谈人工智能、麦克卢汉的媒介即信息,亦或是道金斯谈 meme(《自私的基因》至今仍然是一本畅销书,因而很多人会忽视它首次出版于 1976 年)。

这一篇文章编译自 Derek Powazek 2008 年写的《Meaning-Making Machines》,以及 Jennifer Whitson 发表在 Science 上的一篇论文。人脑就像一个意义制造机,总是在不断在寻找事情间的联系,而恰恰是这个特点,在互联网上被扩大化,成为网络暴力。作者在文中试图去思考:为什么一个普通人在网络上会成为混蛋?

在我日常的思考里,我最常想的问题就是为什么人们会在某种情况下做某种事。比如:为什么星巴克的猫爪咖啡,人们会争相去购买?为什么人们会数字成瘾?人们热衷于自拍是因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