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nology & Society

上周,我听了一个在线演讲《去中心化互联网的理论与实践》,意外发现这和我想要解决的问题高度一致。我在过去的思考中发现:

  • 如果承认好的内容需要付费,而免费的内容一定会被更多人消费的先决条件,那么这天然在促进内容的劣币驱逐良币。(但这并不是必然的)
  • 中心化产品服务大多数人的需求,但每个人在特定场景下都可能是小众人群。
  • 今天的互联网并没有促进产品间的协同能力(甚至是闭塞,回忆一下微信屏蔽了多少产品的分享链接)。

在国庆节期间,我读完了《游戏结束:任天堂全球征服史》。值得强调的是,尽管这本书的中文版于今年出版,但原版在 1993 年就出版了,因此这本书没有讲到近 30 年任天堂的发展,在阅读的时候还请调整预期。

在生活中,我注意到一些高度类似的现象,但我没有在自己的知识体系中找到能够描述这种现象的名词。因此,我决定在遇到更合适的描述前,先自己定义两个词汇便于思考。这个过程和编程中自建函数很像,都是在封装复杂性,一些共识性词汇被人们反复调用,以至于不需要思考这个词汇的意义(例如谢谢,对不起等,你能非常清晰地表述谢谢的反义词吗?),还有一些词汇则成为一个群体内的共识。而接下来的两个现象,显然还未达到共识的地步。

近期有很多远程协作的产品获得投资者的关注,Zoom、 Notion 和 Coda 都是其中的翘楚,Asana 在二级市场的估值也已经达到 50 亿美元,计划在未来几周内上市。

对设计师和前端工程师来说,一个很熟悉的现象是,创建的文本框在实际文本上方和下方存在空隙,这意味着实际间距会比设定的间距值要大。

这套规则被使用了 24 年,直到现在,万维网联盟(W3C)决定引入新的 CSS 属性:leading-trim,能够将文本的上下空间修建掉,例如下面的例子,text-edge(也是一个新的属性)定义了文本边缘是字母高度和基线,leading-trim 将文本边缘外的空间去除。

处于早高峰的肯德基的客流量较大,虽然出餐速度很快,但我取外带早餐的那家门店只有一名服务员负责将食物分配给顾客,导致取餐流程非常缓慢。

在肯德基这个案例中,有很多可以优化的地方,例如没有固定的排队路径、没有按照单号顺序摆放食物等等,但我在这个案例中主要思考的是,如果增加一个服务员参与分配食物,能够多大程度上改善这个现状?

上周,Epic 旗下知名游戏《堡垒之夜》先后被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下架,起因是 Epic 在移动端购买页中增加了一种支付方式,并通过价格差异,鼓励用户不使用应用内支付(In App Purchase,下文简称 IAP),转而使用自己的支付系统以避免 30% 的抽成。被下架后,Epic 顺势提起反垄断诉讼。

汽车第一次获得媒体的广泛关注是在 1888 年,当时,奔驰汽车发明人卡尔·本茨的妻子开车行驶约 100 公里,成功抵达母亲的住所。但如果翻看 1905 年纽约百老汇的照片,这条街上仍然全是马和马车。新技术从发展成熟到被广泛采用需要大量时间,就像比尔·盖茨所说的那样:“我们总是高估未来两年的变化,低估未来 10 年的变革。”当时间指向 1920 年时,在同一个十字路口上挤满了汽车和有轨电车,已经一匹马都看不见了。

2 个月前,韩国中央日报采访 Notion CEO Ivan Zhao 时,Ivan 就提到将在今年夏天推出韩语版本的 Notion,而本周,它正式上线了。这是 Notion 首次推出外语版本,Notion 表示,韩国是除美国外的最大的市场,今年韩国用户数量同比增长了 263%。根据 App Annie 的数据,Notion 排在美韩后的几个主要市场,依次是巴西、俄罗斯和英国,而中国在这个排名中处于相对靠后的位置(这可能和一些人想的不同)。

彭博社这篇 2018 年的文章提到一个观点,Instagram 等图片社区的出现对彩妆和护肤品有积极影响,但与之相对的,人们无法隔着屏幕闻到香水的味道,这被用来解释为什么香水市场表现不如其他化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