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e

马切蒂常数(Marchetti's constant)揭示了一个反直觉的现象:随着交通方式的提升,城市通勤时间并没有缩短,因为人们住宅和工作地点的距离也随之增加了。它背后蕴含的一个条件是,人们对每天通勤时间的预算是基本稳定的,在任何时代,任何通勤方式,人们都希望单程花费在半小时以下的时间。

在生活中,我注意到一些高度类似的现象,但我没有在自己的知识体系中找到能够描述这种现象的名词。因此,我决定在遇到更合适的描述前,先自己定义两个词汇便于思考。这个过程和编程中自建函数很像,都是在封装复杂性,一些共识性词汇被人们反复调用,以至于不需要思考这个词汇的意义(例如谢谢,对不起等,你能非常清晰地表述谢谢的反义词吗?),还有一些词汇则成为一个群体内的共识。而接下来的两个现象,显然还未达到共识的地步。

本周《人物》有关外卖骑手的文章引发了激烈的讨论,一个朋友说:“也许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纺织女工”。以下是有关该话题的 3 个延伸。

我不打算讨论这件事的道德性,但我的确不太喜欢这种简单直白的家长式立法,因为它没有试图理解这种文化形成的原因。

彭博社这篇 2018 年的文章提到一个观点,Instagram 等图片社区的出现对彩妆和护肤品有积极影响,但与之相对的,人们无法隔着屏幕闻到香水的味道,这被用来解释为什么香水市场表现不如其他化妆品。

过去很长时间里,我观察到一些有趣的现象,在一些影视作品中,带有毒舌、腹黑等负面属性的角色备受欢迎,一个我记忆尤深的例子是 2018 年 Twitter 上疯传的库巴姬(游戏研究社的这篇文章介绍了这个文化的起因)。

当我注意到饭桌上中国人习惯合食而西方社会习惯分食时,我便对这一现象产生好奇:崇尚集体主义的东方,和主张个人主义的西方,在哪些行为习惯上有着显著的差异呢?而导致这一差异的原因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