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人物》有关外卖骑手的文章引发了激烈的讨论,一个朋友说:“也许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纺织女工”。以下是有关该话题的 3 个延伸。

工作和业务时间边界的模糊

在制造业中,生产和再生产的时间界限是严格规定好的,但是在平台经济中,工作和业余时间的边界却是模糊的。在“更多订单意味更多收入”的激励下,虽然没有有形的生产管理制度,但骑手有动力付出更多的劳动时间。

这种边界的模糊不仅出现在零工经济中。尤里安·库克里奇(Julian Kücklich)提出“玩工”(Playbour)概念,指对游戏二次加工的玩家(例如使用自己创作的 mod)。这些玩家和平台没有雇佣关系,产出物往往被认为是休息娱乐的衍生物,但这类玩家付出大量个人时间,为游戏平台吸引用户、创造内容、修改游戏漏洞以完善体验,这降低了公司在研发和营销上的人力成本和其他费用,却未得到收入和法律的保护(例如版权纠纷)。

如何更客观地做新闻报道?

一些人认为《人物》的文章过份强调了骑手视角,例如如果阅读外卖平台如何为骑手做体验设计,可能不会对平台产生过激的敌对心理。一个值得记录的案例是非盈利新闻媒体 The Markup 对美国保险公司Allstate的算法歧视问题的深度报道,该媒体不仅拥有记者的叙事视角,也拥有不错的数据分析能力,他们将自己的调研结果公开在 Github 上,并写了一篇文章说明他们的调研过程。

神奇的印度外卖:5千人每天送20万份,出错率0.00034%

这篇文章介绍了有着 130 年历史的印度外卖服务“达巴瓦拉”——指运送饭盒的人。该外卖体系没有手机或电脑作为基建支持,配送者大多目不识丁,但仍然保持较低的出错率,其中一些文化现象和中国明显不同:

  • 几乎所有配送者都来自相同的村庄,那里的人信奉印度教的 Vithala 神。Vithala 教导人们,提供食物是人的最高功德之一。这意味着配送者将工作和践行信仰关联在一起,虽然工资不高,但他们却都非常敬业,因为这是在敬拜神灵
  • 大多数印度人更习惯吃家里的饭,因此取货地点常常从家里出发。有时候客户忘了带钱包、手表,也会由配送者一同送去,不会额外收费。(付费模式是月度订阅)
  • 通过统一的标识语言,确定配送地点。
  • 孟买的街区错综复杂,Google 地图的表现有时不如这些配送者来得出色。

这也影响了印度其他公司,例如 B2B 物流公司 Runner 创始人表示将调整对送餐员的激励机制,更多地奖励准时送达而非奖励订单数量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