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最近的新闻,Quibi 已经被确定关闭。3 个月前,我和伙伴写了篇文章《打造移动端的好莱坞,Quibi 忽视了什么?》介绍这个备受瞩目的短视频项目,我们根据卡森伯格在今年 1 月的 CES 上的发言,聊了聊他为什么认为 Quibi 的模式能够成立,并基于逻辑,考虑有什么地方被遗漏了。

3 个月过去了,文章中没有什么信息是过时的(这也可能意味着我们写作时还是太保守了),同时这段时间有更多关于这家公司的细节不断被披露,当我看到卡森伯格和惠特曼的争执时,我想这也许不仅是产品定位的问题,也是管理问题。

在那篇文章最后,我引用了麦当劳的例子:

Quibi 自诩为下一个 HBO,企图颠覆行业。它能成功吗?没有人知道答案,但人们想到的另一个例子是 1996 年麦当劳推出的 Arch Deluxe 汉堡。这款汉堡来自于麦当劳的一个想法:优质的汉堡能够吸引来高端用户群体,因此这款汉堡比其他汉堡都要贵。麦当劳在广告宣传上花费了 1.5 亿美元——这是那个年代中所有速食产业中最高昂的一次广告投入。可惜事实证明,麦当劳用户喜欢的恰恰是它的便宜,而那些对价格不敏感的用户,则根本不会选择吃快餐。

四年后,麦当劳宣布 Arch Deluxe 汉堡停产。

我相信很多人在最初就不看好 Quibi, 当 Quibi 失败的新闻传出后,此起彼伏着“我早就知道了”的声音。在这一点上,Disney+ 显然要幸运得多,它在去年年末推出,恰好在疫情爆发前,而 Quibi 则在疫情最激烈的时候推出。如果不是在这个时间点推出呢?如果是其他合伙人呢?如果产品定位上有调整呢?

现实只是一万种可能性中的一个。在看待 Quibi 上我非常同意 The Information 说的,卡森伯格亲自上阵,将自己的声誉押注在自己相信的新东西上,而不只是在抱怨 Netflix 的崛起。对于这个项目来说,这的确是一次惨痛的失败,但回忆一下,贝佐斯也说过:“If the size of your failures isn’t growing, you’re not going to be inventing at a size that can actually move the need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