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tify 推出一种“Music+Podcast”的新音频格式,创作者能够通过 Spotify 的播客制作工具 Anchor 制作这种格式的节目。Rokey 录制了一个演示视频,你可以阅读《Spotify 的第三格式》以了解更多。

它和播客的区别在哪里呢?出于版权的原因,想要在播客中插入音乐有严格的限制(且规则非常复杂)。而现在,使用 Anchor 可以随意插入任何音乐。(有关 Anchor 被收购的历史,我和伙伴在去年写的文章《播客入局流媒体——Spotify 战略性「抛锚」》中有详细的介绍,不同的线索似乎被串联在一起了)

它和电台的区别在哪里呢?除了每个人都能成为创作者外,最明显的体验区别是,Spotify 允许用户在收听的同时直接喜欢、保存或查询更多歌曲的信息,而不需要离开当前正在播放的节目。

商业模式呢?Spotify 表示这种新格式节目会和正常收听音乐一样,对歌手按照流量分成。Spotify 承担了版权的费用,因此你可以想象到,这个新型的音频格式节目只被允许在 Spotify 上发布,而且只有 Spotify 的会员用户才能收听完整的歌曲,免费用户只能收听 30 秒的音乐预览。

为什么要关注这个新尝试?考虑一下技术对内容的几次影响:早期的唱片 78 转/分钟,由于转速较快,播放时间也相应很短,通常只有 3-4 分钟。后来,出现了 45 RPM(另一种转速)的唱片,它比前者要便宜,但录制时间要短一些,大概在 3 分钟左右。另一方面,这种成本优势也意味着它是唱片公司向全国数千家广播电台发送单曲的主要方式,如果考虑到音乐产业围绕着这种格式构建起来,很容易推测为什么在技术对时长无限制的情况下,现在的歌曲时长仍然被约定俗成在 3 分钟左右。(这同样让我想到 QWERTY 现象

另一方面,经济就是技术的一种表达形式。当 Spotify 等流媒体的出现,将消费者从离散的可归属交易(指定日期购买的指定商品)转向持续的普通交易(持续订阅,永久使用)时,创作者有了更多的动力减少音乐的时长,例如 2019 年的顶级单曲 Old Town Road,它只有 1 分 53 秒,大约是 2019 年平均歌曲长度的一半。(商业模式的变化是如何反过来影响内容的)

我们可以期待一下这种新的 UGC 电台会如何影响音乐和播客。

如果你对这一话题感兴趣,你也可以阅读 Matthew Ball 的新文章《 Audio’s Opportunity and Who Will Capture It》。另外,Stephen Witt 写的《音乐是怎么变成免费午餐的》更详细地记录了盗版音乐是如何发展的这一话题。